成都2021年3月9日 /新闻稿网 - Xinwengao.com/ — 《中国报道》原文报道如下:

中国政府在3月5日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20年,中国年初剩余的551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5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这其中就包括了曾是中国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的四川省。

通过异地搬迁摆脱贫困的四川民众
通过异地搬迁摆脱贫困的四川民众

在这个中国西南省份的183个县市区中,161个有脱贫任务;其45个深度贫困县,包含了国家层面的深度贫困地区“三区三州”中的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和凉山彝族自治州。在去年,88个贫困县、11501个贫困村、625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摘帽。

阿布洛哈村,曾经“中国最贫困角落”,是摆脱贫困的村子之一。“阿布洛哈”在彝语中的意思是“高山中的深谷”“人迹罕至的地方”,位于凉山州布拖县乌依乡金沙江畔西溪河峡谷中,三面环山、一面临崖,因历史原因,该村一直以来没有通公路,村民出村要么翻山爬悬崖,要么坐溜索过河,所有的物资运输都是靠人背马驮。

改变从2019年开始。这一年,四川提出要年底全面实现“乡乡通油路、村村通硬化路”的目标。6月,一辆辆印着“四川路桥”字样的工程车开进深山,阿布洛哈村通村公路动工。

虽然通村路的长度仅3.8公里,但绝大部分路段都位于接近垂直的峭壁上,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垮塌。相当于修建高速公路特长隧道或特大桥的技术队伍被抽调到现场服务指导;为加快进度,四川还专门从省外调运了全世界当前仍在服役的最大直升机米-26。村民吉尔牛日与飞机的落点只有20米,“看到飞机的肚子里开出挖掘机,全村人都傻眼了”,他把自己跟吊着施工设备的直升机的抓拍合影放大,贴在了新房客厅的墙上。

从动工到通车,整个工程历时一年。这条“啃”出来的公路,标志着四川100%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客车,也为村民带来了好日子。“车路双通”后,村人均收入大幅提高,达到了贫困村的退出标准。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今年2月25日,在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牌子已永久性摘下,“国家乡村振兴局”的牌子正式挂上。机构更迭背后,也是中国“三农”工作重心的历史性转移 — 脱贫攻坚取得胜利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在四川,这一规划早就进入了落实阶段。

产业兴旺无疑成为乡村振兴的关键。四川作为农业大省,要以现代农业园区为抓手,加速农业农村现代化,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目前凉山已规划了118个现代农业产业园,‍‍扶贫产业覆盖了80%以上的脱贫户,‍传统的‍种养殖业正在向现代农业、高效农业发展。

在四川成都大邑县,云种田”“云收割”成了这里的特色。农户朱丽沙掏出手机演示:点开专用的APP,自家田块地图便显现出来。上面有农资、作业、收粮、金融4个板块,涵盖了种田全流程。“只需在APP上圈定地块,选择相应业务,确认下单,第三方公司会直接来完成作业。”整个作业过程,朱丽沙甚至都不用到现场。田块上安装了红外网络球型摄像机,能360度实时监控,极大提高了村民劳作的便利与效率。

数字乡村建设仅是四川乡村振兴工作的一部分。2020年,甘孜州理塘县的小伙丁真在网络意外走红,理塘县也由此被更多人认识。在该县沙漠化曾十分严重的汉戈村,从2016年起便试点将环境治理和旅游发展相结合,撒播金露梅、峨眉蔷薇、波斯菊、金盏菊等十余种花种800亩,并在花海旁开发200亩草原,建立游客中心、赛马场、锅庄广场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项目10余个,走出了文旅融合新路子。

接下来,四川省将守住坚决防止发生规模性返贫这条底线,以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为突破口,大力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探索农民增收长效机制,加大农业农村开放合作,提升农业园区全产业链供应链的现代化水平,加大农业新技术新装备推广、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发展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

中国四川:从脱贫攻坚走向乡村振兴 - 新闻稿网[Xinwengao.com]

Source: 新闻稿网合作伙伴 - Xinwengao.com